福建 > 福建新闻

一粒沙里的东山岛之变

作者: 顾钱江 来源: 新华社
2020-06-23 13:28 
分享

新华社福州6月22日电 题:一粒沙里的东山岛之变

新华社记者顾钱江

“一沙一世界”,这富于哲理的诗句,恰好为理解东山岛70年之变提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视角。曾经,沙子严重威胁东山人民的生存;如今,沙子给东山带来机遇和希望。

东山位于闽南漳州,东海与南海交界处,为福建省第二大海岛县,也是祖国大陆与台湾南部距离最近的地方。1950年5月,东山解放,但当地人民仍然面临另一强敌:沙。

长年大风肆虐,驱使黄沙不断入侵东山岛。明清两朝治沙均告失败。在1950年之前的百年间,东山有十几个村庄被黄沙掩埋。220平方公里的海岛,那时林木仅有147亩,有30多公里海岸线寸草不生。许多东山百姓被迫离乡乞讨。

随解放军南下的干部谷文昌,1950年来到东山。看到当地人民“春夏苦旱灾,秋冬风沙害。一年四季里,季季都有灾”的悲苦生活,他发誓“不治服风沙,就让风沙把我埋掉”。

谷文昌深入调研,屡败屡战,终于带领东山人民试种木麻黄成功,遍植此树于海岸和岛内各处。“筑堤拦沙、种草固沙、造林防沙”,到20世纪60年代初,谷文昌和东山人民阻挡住了流沙进犯的脚步,为改变东山的旧面貌铺上绿的底色。

固沙功臣木麻黄,今已亭亭如盖。这高大挺拔、披着松针般叶子的树,一排排,肩并肩,如绿色长城拱卫着金銮湾、乌礁湾等东山的海岸线。新种的木麻黄幼树,与老树站在一起,面朝风沙来袭的方向。

木麻黄组成的海岸防护林身后,是一个生机盎然、鸟语花香、安居乐业的世界,标语上写明:“生态旅游岛,富美新东山”。

东山岛海滩的清晨明亮而怡然。居民在木麻黄树下跳起欢快的拉丁舞,三三两两的游客赤脚踩在细沙上,“讨小海”的渔民奋力拉网到沙滩上查看收获,远处海波中是悠游的晨泳者……往昔风沙袭岛的苦战前线,已成人们享受美好生活的休闲胜地。

今日的东山岛,绿化程度达94%以上,是“国家生态县”。在东山奋斗了14年的老县委书记谷文昌,长眠于岛上的赤山林场,木麻黄树旁。感念谷文昌的东山人民,每年清明“先拜谷公,再祭祖宗”。

几年前,电视剧《谷文昌》剧组来东山拍外景,却找不到成片黄沙;县政府将岛上玻璃及新材料产业园部分用地临时腾出,再用大卡车“远调”黄沙,这才重现了昔日场景。

玻璃制造已成东山支柱产业之一,这多亏了沙。原来,东山高品质硅砂储量超过2亿吨,含硅量高达97%以上,是绝佳的玻璃原料。旗滨玻璃项目2007年落地东山,计划总投资140亿元,已建成八条高档玻璃生产线。就在上个月,旗滨玻璃五线技术改造项目正式点火投产。

东山县现有三大产业:“一条鱼”,即海洋水产业;“两粒沙”,一粒是指玻璃及新材料产业,另一粒则是依托优良的沙滩及岸线,发展旅游业。2019年,东山县人均GDP逾11万元,超过福建省平均水平。

县委书记洪泰伟说,“天蓝水碧海湾美,沙白林绿岛礁奇”,休闲旅游业将是东山县最有前途的产业,而沙子是重要元素。

东山岛西南近海,三股洋流经年推动沙子积聚为一个小洲,本来名不见经传。几年前有电视台来此取景,无人机鸟瞰视角下,小沙洲状若去肉的完整鱼骨,与碧海蓝天构成梦幻之境,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开,吸引许多人跑来“打卡”。镇政府顺势指导村子搭建码头和浮桥。去年,10多万游客来看“鱼骨沙洲”,为村里增加了新财源。基于“鱼骨沙洲”,一个更大的旅游发展计划正在实施中。

保护好沙子,已然成为关系东山发展的大事。

多年来,东山一直与盗采海砂行为作斗争。今年世界环境日,东山县将依法没收的一批非法盗采海砂在马銮湾帆船帆板中心、风动石景区及乌礁湾等地回填。县政府表示,后续还将回填数万方海砂,以更好修复海洋环境,加速推动东山生态旅游岛建设。

状如蝴蝶的东山岛,有“蝶岛”之称。一粒沙,折射了东山岛的蝶变。而东山岛之变,只是新中国发展巨变的浪花一朵。

分享
分享到新浪微博
分享到微信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cdoffice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